您好,欢迎来到电商网事!

加入收藏 手机版 今日资讯

美团盈利,是战略忽视还是策略轻视饿了么?


 

2019年总收入975亿元,经调整净利润47亿元。这是美团成立10年来首次实现全年盈利。实现这一目标,京东用了12年,搜狐用了14年,搜狗用了11年,亚马逊用了9年。对比来看,美团似乎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但需要注意的是,美团的盈利,恐怕是短暂的,毕竟与其最大竞争对手饿了么始终并未放弃争夺本地生活服务老大的战略性投入。换句话说,虽然美团抢先完成了上市,和实现了全年盈利,但是对于饿了么来说,与美团二选一的决战还远未结束。

在此情况之下,美团如何真正坐稳“生活服务电商“第一股就将是个问号。

美团盈利的上升空间还有多大?

近日,美团正式发布了2019年年报。据其年报数据显示,去年平台佣金收入高达655.3亿,与2018同比增长39.4%。目前平台商户620万商家,每天被抽佣1.8亿元。

在所有商户中,外卖商户创造佣金收入达到496.5亿元,相当于美团2018年全年佣金收入,多抽的100多亿元佣金,为22.36亿元盈利数字打下了基础。

根据其财报显示,多抽的佣金,主要来自对商户抽佣比例的不断上涨——公开资料显示,美团外卖抽佣,从最初的8%一路上涨,2019年从16%左右又上调至20%左右,让众多中小商户苦不堪言。

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继续保持强劲增长,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8.9%至3927亿元。但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相比去年增加35.7%,由329亿元增加至446亿元。美团方面称,主要由于订单量增加而令餐饮外卖的骑手成本增加。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10.4亿元。骑手工资占到外卖佣金的82.7%。

据了解,外卖佣金是由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三项资费组成,平台使用费和技术服务费整体占比仅有20%,而配送服务费占总佣金费用达80%,也就是说,通常佣金的八成用于支付了骑手工资。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在2019年第四季度,美团交易用户数增速及活跃商家数增速由2018年的29.3%和32.1%,大幅降至2019年的12.5%和7.1%。对比2019年Q3亦增速放缓,2019年Q3分别14%和8.8%。

羊毛出在羊身上,若羊的数量越来越少,那么势必会严重影响到平台的收入和盈利状态。

换句话说,美团这种杀鸡取卵式的盈利模式,存在游戏规则上的设计缺陷。往小的说,当平台商户尚未真正赚钱的情况下,对于大多数线下夫妻店而言,每年的收入原本已经入不敷出,现在再加上日益攀升的佣金抽取,无意大大超出了一个夫妻店或者中小企业所能承担的最大成本支出。忙活一年没有钱赚,那么大多数店肯定会做出新的选择,要么放弃线上外卖平台,要么选择投奔饿了么平台。

往大的说,任何一种商业模式如果不是共创共赢,而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存在,那么注定不具有任何持续的可能性。对于美团而言,虽然帮助线下门店提供了增加订单和销售额的可能性,但都是建立在补贴消费者的基础之上。理论上谁消费谁买单。虽然美团已经实施外卖配送费制度,每单最高10元左右,但远远无法覆盖雇佣一个外卖员的成本。眼下来看,每单10元的额外支付,已经接近大多数外卖消费者的最高支付成本,一份外卖本身只有30元,或者40元,再额外支付10元,购买3单意味着就损失了一顿餐费预算,这恐是多数人不愿意接受的现实。如此来看,美团向商户提高佣金比例也是无奈之举。长远来看,让消费者买单是未来趋势,但美团如何破解这一难题十分关键。